当前位置:短褐不完历史土伦收复战:拿破仑战争生涯的辉煌起点
土伦收复战:拿破仑战争生涯的辉煌起点
2022-06-23

在法国的历史上,有过荣誉和骄傲的城市是不胜枚举的。然而,像土伦这样一直引起人们兴趣的,却为数不多。这是因为,1793年的土伦战役,不仅对保卫法国大革命起了巨大作用,而且同拿破仑这一伟大历史人物有着特殊的联系。24岁便荣升准将的拿破仑·波拿巴,就是在土伦战役中初次崭露头角的。

1793年,对于拿破仑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那时,年轻的拿破仑虽已具有比较成熟的政治见解,掌握了相当丰富的军事知识,并积累了一定的作战经验,可是,在参加土伦战役以前,他并没有真正获得施展才华的机会。他虽然列名于法国革命军的正规炮兵部队,但一直请假离队在自己的故乡科西嘉岛,带领一个国民自卫军营,想为家乡的独立自由干出一番宏伟事业。但是,革命并不那么容易。科西嘉岛同样是一个各种势力互相角逐的是非场所,各派力量斗争激烈。由于政见上的分歧和军事行动的失利,他最后弄得无法在科西嘉岛上安身,被迫带着全家离开故乡,飘泊到了法国本土。1793年6月13日,拿破仑踏上普罗旺斯海岸,来到土伦。这是他一生中的重要转折点,从此,便走上了参与法国革命的宽广道路。

换将

11月上旬,多普将军接替卡尔托的职务,担任了土伦攻城部队的司令,卡尔托被调往阿尔卑斯军团。

多普将军与其说是一个军人,倒不如说是一个政客。他的到来,并没有使指挥得到改善。11月11日,由于目睹直布罗陀当面的法军不胜愤激,擅自向联军阵地发起攻击,整个布留尔师都卷入了战斗。为了掌握局势,拿破仑被临时授权指挥这场战斗。他马上进到前线,审时度势,因势利导,亲自率领士兵突入联军阵地,在很短的时间里便控制了几乎整个克尔海角,从背后接近了小直布罗陀。然而,就在这个胜利在望的关键时刻,远离战场的多普将军,却因身边一名副官中弹身亡而突然命令法军停止进攻。结果,联军乘机反扑,一次眼看到手的胜利被白白断送了。对于这个愚蠢的决定,年轻的拿破仑怒不可遏,冲到多普将军面前,用“丘八”的语言破口大骂:“就是因为一个--他妈的……就下命令退却,我们对土伦的攻击白搭了。”这一事件发生以后,士兵中间滋长了强烈的不满情绪,他们纷纷向巴黎来的特派员提出要求,恳请撤换指挥无能的司令官。

由于前线官兵的强烈要求,多普将军终于被调往比利牛斯军团去了。深受士兵爱戴的杜戈梅将军,接受了攻城部队司令职务。

杜戈梅将军是一个已有40年军龄的老军人。革命开始之前,他是马提尼克一个富有的开拓者。革命爆发的时候,作为一个爱国者,他参加了保卫圣皮埃尔城的战斗,抗击过英国人。 后来,当皮埃蒙特入侵普罗旺斯时,他担任了意大利军团的一个旅长。杜戈梅将军顽强、勇敢,为人正直,具有正确的军事眼光。他热爱自己的士兵,也赢得了士兵的拥护和爱戴。杜戈梅将军对拿破仑后来的升迁起了重要的作用,他是第1个向巴黎推荐拿破仑的人。

大祸

11月下旬,正当法军的进攻准备业已就绪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原来,不久以前,拿破仑率领士兵在小停泊场的北面秘密构筑了一个炮兵阵地。为了出敌不意,攻其无备,突然猛烈地打击敌人,拿破仑带领士兵用橄榄树枝对阵地进行了巧妙的伪装。 由于伪装得十分巧妙,这个就在敌人眼皮底下的阵地,始终没有被敌人发现。视察中,有人头脑发热,竟然擅自命令土兵开炮。他们不知道这样做的结果将是使炮兵阵地彻底暴露,更没有想到,因此而闯下了一场大祸。

第二天拂晓,土伦联军总司令奥哈腊将军就已采取对策。他率领7,000人向西北方向出击,在圣安托万要塞附近渡过勒拉斯河,接着占领了这座炮垒,拆除了所有大炮。敌人的这一行动破坏了法军预定的进攻部署,并给西线法军造成了极大的威胁。 在这次战斗中,拿破仑表现得十分镇定。他一面沉着指挥炮兵,掩护部队有秩序地退却,阻止敌人向奥利乌尔方向推进;一面积极牵制敌人,掩护杜戈梅将军迂回敌人翼侧;另外,他还亲自率领一支部队沿着一条隐蔽的通道,插入敌人战斗队形中间,给敌军造成很大的混乱。混战中,拿破仑还意外地活捉了联军指挥官奥哈腊将军。这时,法军主力在杜戈梅将军率领下迂回到了敌人右翼,并且直接威胁到敌人的退路。联军害怕被歼,纷纷溃退,逃回土伦要塞。法军抓住这一有利时机,乘胜追击,趁势恢复了全部阵地。

土伦守敌出击失败以后,士气开始沮丧了。最使敌人失望的是,奥地利政府一反常态,拒不履行几个月前所作的庄严保证,不肯派出许诺的5,000名正规军前来参加土伦保卫战。根据英国人的计算,联军要想长期守住土伦要塞,至少需要几万人的兵力。然而,这对于联军来说无论如何是不可能的。

围攻

围攻土伦的口子终于临近了。11月下旬,前线司令部最后批准了进攻作战的计划。12月上旬,革命军的最后一批援军到达,从而使围攻上伦的兵力达到38,000人,超过了守敌一倍以上。12月中旬,突击部队和炮兵都按预定计划进入集中地域,并占领了预先构筑好的堡垒,完成了最后的进攻准备。

法军使用45门大口径火炮,集中地向小直布罗陀猛烈轰击。一排排的炮弹掠空而过,飞向联军阵地。小直布罗陀顷刻之间变成了火海。在法军的猛烈炮火打击下,联军精心构筑的防御工事很快被摧毁。许多火炮还没有发射一颗炮弹就被击毁在阵地上。一些地段上的敌人,被迫放弃前沿工事,退守后面阵地。法军用猛烈的炮火整整轰击了两天两夜,直到16日晚,才真正发起冲击。

这天晚上,海风呼啸,大雨瓢泼,寒风刺骨,电闪雷鸣,黑暗和恐怖笼罩着整个战场。午夜1点钟,在杜戈梅将军的指挥下,法军6,000人,从南北两翼开始攻击,向小直布罗陀扑去。法军编成4个纵队。其中,2个纵队主要用于监视,紧盯着巴拉去耶和埃吉利耶特海角的敌人;第3纵队为主力,由拉博尔德指挥,其任务是攻占小直布罗陀;第4纵队是预备队,由拿破仑负责指挥,准备随时应付紧急情况。

战斗一开始,双方都打得非常激烈。尽管对小直布罗陀连续炮击了48个小时,法军在进攻时,仍然遭到了敌人的顽强抵抗。整连整连的法军在黑暗和混乱中迷失了方向。敌人依托预先构筑的障碍物和防御工事,负隅顽抗,猛烈还击。一排排的法国士兵倒下去了。尽管如此,勇敢的法国土兵还是突破了敌人的第1道防线,涌进了小直布罗陀堡。当他们企图夺占敌人的第2道防线时,遭到了来自小直布罗陀炮台的猛烈射击,转眼间,大批士兵倒在血泊里。后续部队赶到以后,法军再次发起冲击,但是又一次被敌人的火力压了下去。

当时,法军有些绝望了。许多官兵开始张惶失措,似乎进攻难以为继。然而,就在这关键时刻,拿破仑率领预备队冲上来了。他上来之后,立即命令炮兵大尉米尔隆率领一个营实施迂回机动,出敌不意地从梭堡的后门攻入小直布罗陀堡。凌晨3时许,这个营突入小直布罗陀炮台,给后续部队打开了一个缺口。由于拿破仑指挥得力,法军乘势发展进攻,一举夺占了敌人的炮台和整个小直布罗陀堡。敌人为了重新夺回小直布罗陀,在拂晓之前,曾几次投入预备队进行反扑。但法国土兵同样打得顽强。拿破仑一面激励士兵奋勇杀敌,一面指挥他们组织炮战,将缴获的火炮调转炮口,向敌人射击,使敌人的企图没有能够得逞。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天色大亮,敌人感到大势已去,放弃了毫无意义的抵抗。17日上午10时,法军在调整部署以后,再次向敌人发起进攻,又经过几小时的激烈战斗终于将敌人全部逐出了克尔海角。这样,法军经过10几个小时的激烈搏斗,终于使三色旗飘扬在小直布罗陀和克尔海角的上空。

在这次战斗中,拿破仑由于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以致身上两处负伤。法军为这次进攻付出了伤亡1,000人的代价,联军则伤亡2,500人。

夺占小直布罗陀的战斗,在整个土伦战役中堪称关键性的一仗。它从根本上动摇了整个土伦要塞的防御。法军占领小直布罗陀和克尔海角之后,立即着手改造工事,并迅速调集火炮。当天,便开始对英国舰队进行猛烈的炮击。

收复

丢失小直布罗陀和克尔海角,对联军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灾难,它意味着整个英国舰队将完全置于法国人的火力之下。为了保全舰队,英国海军上将胡德勋爵被迫命令整个舰队张帆起锚;当天晚上,英国舰队不顾强烈的东南风.全部逃离土伦港。

英围舰队的撤退使土伦的王党分子惊恐万状。他们把这件事情看作即将被盟军抛弃的一个信号。这些对自己的前途不寒而僳的保王党人,在漆黑的夜色中,成群地挤在码头上,放声号叫。他们向英国、西班牙和那不勒斯的船只发出哀号,请求帮助他们逃离这座马上就要陷落的城市。这种逃难的场面,在土伦城引起了严重不安,整个土伦陷入了混乱。

由于小直布罗陀的失守和英国舰队的撤退,土伦的防御开始崩溃。17日下午,联军召开军事会议,决定放弃土伦。当天晚上,联甲退出了法朗炮台和马尔博斯克炮台,放弃了鲁日、勃兰和圣卡特林多面堡。 18日白天,法军收复了土伦城外的所有炮台和阵地,并从东、西两个方向推进到土伦城下。

18日夜间,切尔沃尼上校率领法军先头部队首先冲入土伦。第2天上午,在三色旗的引导下,法军部队浩浩荡荡地开进土伦。隆重庆祝法军从外国侵略者手中胜利收复法国南部的重要城市——土伦。

收复土伦在政治上产生的影响,远远超过了军事上的意义。它不仅有力地打击了王党分子的叛乱活动和反法联盟的侵略气焰,而且更重要的是,它向国内外企图推翻资产阶级革命政权的反革命势力表明,雅各宾专政有着强大威力。 收复土伦之后,法军在其他战场上也取得了一系列重大胜利,终于将外国干涉军从共和国的领土上全部赶了出去。

短褐不完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