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褐不完健康艾滋病药用于“新冠”疫情 恐导致滥用和非法贩卖
艾滋病药用于“新冠”疫情 恐导致滥用和非法贩卖
2022-06-23

联合国艾滋病防控机构2月19日说,由于防控新冠病毒疫情采取的隔离和封城,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正面临耗尽救命药物的风险。与此同时,有艾滋病感染者自愿捐赠药物,给新冠病毒感染者治疗使用。中国艾滋病防控宣导人士表示,尽管捐献者精神可嘉,但是这样做没有“实质意义”,可能会引发抗艾滋病药物的滥用和非法贩卖问题。

然而,记者了解到,市场上出现了私下倒卖处方药克力芝的情况。一名代购告诉记者,作为免费艾滋病用药,艾滋病感染者可从当地疾控部门或定点治疗医院免费领取克立芝。但新型肺炎感染者要使用该药则需要医生根据患者情况开具处方,有不少疑似感染者想自行用药,便通过网络从黑市购买克力芝。目前,多名代购库存的克力芝现货已经卖光,有些人从印度新德里直邮仿制版的克力芝,售价850元一盒,有人趁机加价,卖到4000元。

武汉疫情爆发初期,最初是上海的医生大胆使用抗艾药物治疗新冠病毒感染,显示有疗效。随后,为应对既无疫苗、也无特效药物可用的局面,上海、北京和武汉等地开始使用“克力芝”等抗艾滋病药物应对新冠病毒感染。“克力芝”(Aluvia),是“洛匹那韦”(Lopinavir)和“利托那韦”(Ritonavir)的复方制剂,系艾伯维(AbbVie)生物制药公司生产的领先艾滋病治疗药物。

抗艾滋病药物用于新冠病毒的消息被媒体广泛报道,媒体也报道了泰国医生使用抗艾药物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消息。一时间,“克力芝”成为家喻户晓的抗击新冠病毒“明星”药品之一。

作为抗艾滋病药物,中国对“克力芝”实行政府采购、免费发放的政策。一些艾滋病毒感染者出于爱心,主动为新冠病毒感染者捐献药物。

亚洲促进会研究和倡导主任沈婷婷说:“艾滋病感染者是经历过生死煎熬的一群人,他们更加了解处于绝境中的病人是怎么一种心情。我觉得他们捐药,就是一种很简单直接的想法:挽救生命。我觉得这是一种朴素而伟大的情怀。”

中国有许多做艾滋病防治的机构,都在做一些药物的协调工作。特别是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疫区的艾滋病感染者无法出门取药,或者是疫区的艾滋病感染者人在外地的情况,这些艾滋病防治机构都会帮忙为他们协调药物。

但是这些宣导机构也发现了一些问题。这些机构“其实是给疫区的感染者去协调克力芝,但是某些疫区感染者或者是以感染者的身份,获得这些免费的协调药物,然后高价卖出去。有些朋友说,在湖北一瓶克力芝高达市场价的几倍。”

还有医务人员表示,克力芝是国家免费药品,不能用来流通,而且克力芝作为处方药,也必须要有医生的处方才能购买和使用,如果贸然使用有可能出现腹泻、高血糖、高血脂、心律失常、肝功能异常等副作用,其严重的副作用还包括诱发胰腺炎等有可能致命的疾病。对于健康人群求购克力芝用于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李太生直言,“没有必要。做好个人清洁、防护是最重要的。”

“在目前的情况下,尝试从现有的药物里面筛选出对抑制新冠病毒有效的药物,是比较研究新药更有效率的方式,能够比较快速地进入临床使用,减轻病情恶化,对疫情的抑制能起到一些作用。随着对病毒研究的深入,希望科学家能够尽快找出有效的药物。”

至于为什么医生最初会想到用抗艾药物来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张英华医生解释说:“因为艾滋病是身体的一种免疫缺陷,不能抵抗艾滋病病毒;而现在的武汉爆发的冠状病毒引发疫情,是因为人群的身体里面还没有应对这种新病毒的免疫功能,所以一些医生就想到了使用抗艾滋病药物来试试。”

据中国媒体《财新》网报道,曾宣称对新冠病毒感染治疗有效的抗艾药物的功效,继续引发争议。“达芦那韦”也是一种常见的艾滋病治疗药物。《财新》网援引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的话说:“尤其是达芦那韦,实际难以在体内实现病毒抑制效果,若要实现有效浓度,病人或需服用上万片药物,副作用远大于疗效,且不可能实现。”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日前发表声明,对中国1000多名艾滋病毒感染者的调查发现,2019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对他们的生活带来了“重大影响”。声明援引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温妮·比阿依玛的话说:“艾滋病毒感染者必须继续获得他们维持生生命所需的抗艾滋病毒药物。”

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

短褐不完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